欢迎来到上海安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!

疫情时期的雾霾:农村煤改气和关停钢厂原来是对的!

发布时间:2020-02-13 13:28:39  浏览量:40

今年的春节,雾霾又来了。1月24日(除夕)至28日(初四),京津冀、汾渭平原和东北,都出现区域性重污染过程。 2月10日(正月十七)至13日(正月二十),京津冀又出现一轮重污染,北京部分时段可达到“5级重度污染”水平。 


1月28–29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PM2.5浓度等级分布(数据来源:中国环境监测总站)

众所周知,今年春节假期正好赶上新冠病毒疫情,按照疫情防治的要求,大部分人都宅在家里,大街上汽车都很少了,为什么还会有重污染?

02说起雾霾的成因,其实不外乎两大方面:人为排放+气象条件其中,人为排放又主要分为四大类:燃煤、工业、交通、工地。其他一些餐饮什么的,虽然也要排放油烟,但在污染物总量中占比不大。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今年春节,交通(汽车尾气)和工地(施工扬尘)的污染排放量是真的降下来了。交通量观测数据显示,春节期间,京津冀区域,公路货车和客车流量较平时分别下降了77%39%。粗略估算,区域内交通运输产生的污染排放量至少下降4成以上。同时,春节期间,施工工地大部分也都停工了。今年除夕至正月十五,京津冀区域的PM10平均浓度(与施工扬尘关系密切)较去年春节同期下降了13.3%交通和工地的因素排除了,再看剩下的三大因素:燃煤、工业和气象。

第一,燃煤主要指的是农村散煤燃烧,因为农村烧的煤价格一般都比较便宜,所以污染也比较大,一吨散煤燃烧排放的污染物大致相当于电厂燃煤排放污染物的15倍以上。很不幸,这方面,疫情其实是加重了燃煤污染。 道理很简单,为了防治疫情,大家都宅在家里。宅在家里,就需要供暖。供暖,就需要烧煤。烧煤是要释放一氧化碳的,一不小心还容易造成一氧化碳中毒。今年春节,与去年同时段相比,京津冀农村地区的一氧化碳浓度增加了10%以上,说明农村散煤用量有所增长。还有一个证据,就是这几天,农村的PM2.5浓度经常高于城市。我在“蔚蓝地图”APP上看了一下石家庄的空气质量实时数据,市区是173,而郊区的深泽县则是335。


当然,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农村没有禁放烟花爆竹,所以空气污染比城市重。但考虑到今天已经是正月十九,放炮的人估计不多,烟花爆竹的影响应该微乎其微了。

第二,工业

大家可能有一个误解,春节加上肺炎疫情,工厂不是都放假了吗?其实,春节期间放假的,主要集中在一些加工业、轻工业,这些企业污染也比较小。污染大的是那些重工业,所谓“高耗能、高污染”行业,比如火电、钢铁、焦化、玻璃、耐火材料等等。而正是这些行业,往往还存在“不可中断”的生产工序,需要常年运转。像是钢铁企业的一些高炉,轻易不能停。一旦停下来,再启动,好几千万元就花出去了。甚至不排除有个别企业,会趁着“春节+疫情”放假期间,偷偷地超标排放。我在“蔚蓝地图”上看到一家山东企业,去年12月到今年1月的烟尘排放都达标,偏偏从1月23日开始,烟尘排放量开始断断续续地出现超标。而1月23日,正好是春节放假的前一天。事实上,这样的企业,我在“蔚蓝地图”上还看到了不止一家。


还有一个证据,2月11日19时50分左右,辽宁先达农业科学有限公司的烯草酮车间发生一起爆炸事故,初步确认事故造成2人死亡、3人失联、6人受伤。这说明,疫情状态下,化工企业非但没有停产,反而还因为管理不善而发生安全事故。在企业,安全和环保是一对孪生兄弟。一般来讲,企业首先关注的都是安全问题,其次才是环保问题。发生爆炸事故,说明企业连基本的安全问题都没搞定,环保问题就更不用说了。

第三,气象今年春节,气象条件那是相当差。专业的说法叫做“静稳、高湿、强逆温”,翻译过来就是,刮风小,大雾多,而且空气垂直不流动,污染物就像“锅盖”一样盖在我们头上。垂直不流动,不代表水平也不流动。京津冀区域地形独特,北边是燕山山脉,西边的太行山山脉,像是两堵墙一样,把污染物“包”在了里面。重污染发生时,污染物往往还会沿着山脉向某一个地方聚积,加重这一地区的污染,专业上把这种现象叫做“气象辐合”。今年春节,北京、天津就又“辐合”了。所以,在北京、天津重污染的同时,河南、山东等地的空气质量却持续优良。那里的老百姓都说,春节一放假,还真就没有污染了。


2月7–8日全国雾24小时预报(来源:中央气象台)

说了这么多,今年春节雾霾的元凶也终于找到了,那就是:农村散煤+工业+气象今年春节,虽然正赶上新冠病毒疫情,很多行业都放假了,社会活动处于较低水平。但农村散煤燃烧的强度还很大,很多重污染工业企业也没有停工,污染物排放强度仍然很大,再加上不利的气象条件,最终造成了雾霾。

03三大元凶中,气象条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我们能改变的只有污染物排放强度,也就是农村散煤和工业。问题在于,即使我们降低了污染物排放强度,如果气象条件还是不好,雾霾会解决吗?答案是肯定的,去年十一前的“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空气质量保障”就是例子。2019年9月23日,生态环境部通报,从9月25日至29日,京津冀区域将出现大范围静稳天气,导致一次长时间大范围“中至重度”污染过程,污染形势还有可能延续到10月初。而此时,距离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只有一周时间了。生态环境部立刻向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地的人民政府发函,要求及时启动相应级别预警,缓解重污染天气影响。 随后,天津启动重污染天气Ⅱ级应急响应,河北省启动重污染天气Ⅱ级应急响应,工业企业减排,施工工地停工,小汽车单双号行驶……通过这些措施,最终,10月1日北京空气质量达到了“优良”,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空气质量保障任务圆满完成。

所以,雾霾成因已经找到了,解决方案也很明晰,剩下的问题是,做还是不做?农村散煤,就是煤改气、煤改电;工业企业,就是关停、转移。但问题是,每次一到动真格的时候,总是有人会蹦出来喊冤、叫屈,或者把矛头转移到其他方面。如果我们真的想解决雾霾,真的想呼吸新鲜的空气,那恐怕就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,忍受一定的牺牲。你好我好大家都好,雾霾是不会凭空消失的。


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2667号